海南文明网首页 >> 文明快讯
千百年前,他们在海南这样过年
发表时间:2021-2-7 来源:海南日报

赵鼎画像

五公祠内的胡铨塑像

国画中的苏东坡

汤显祖画像

■ 吴辰

  现在的海南,虽然依旧是一派南国阳光灿烂的风景,但是按照时令来说,早已到了腊月,大街小巷,商场超市,年味也渐渐地浓了起来。由于疫情的影响,今年选择留在海南过年的人格外多,温暖的气候让更多人见识到了海南新年的暖意,相信在这个新年期间,人们都会留下很多难忘的记忆。其实,从古到今,有许多文人墨客都曾经因为各种原因在海南过新年,其中不少人还留下了诗句来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这些都成为了海南文化中的瑰宝。

  赵鼎胡铨,一样际遇两种心情

  在古代,海南是诸多贬臣的伤心之地,尤其是唐宋之际,不少忠臣贤士或是因奸佞所害,或是因仗义执言,都曾经被贬谪到这里,有的甚至终老海南。对他们中的不少人来说,纵是琼崖美景殊异,也纾解不了自己的愁怨。

  后来被列为“五公”之一的赵鼎曾经为秦桧所构陷,晚年谪居吉阳军(今三亚),热带风光四时相近,即便是岁末也少有寒意,不知不觉中已是年关将至。赵鼎身居当时地处偏远的吉阳,回想起当时由自己一手促成的南宋中兴,不由潸然泪下,提笔写了一阙《鹧鸪天》,遥寄给远在千里之外的建康故国:“客路那知岁序移。忽惊春到小桃枝。天涯海角悲凉地,记得当年全盛时。花弄影,月流辉。水精宫殿五云飞。分明一觉华胥梦,回首东风泪满衣。”新年到了,建康城里想必已经是流光溢彩,而自己却只有一枝桃花相伴,赵鼎悲从中来,而更让赵鼎伤心的,则是自己报国无门,眼看奸佞当道却无可奈何。南宋国运凋零,即使有再好的南国风景,赵鼎也是无心欣赏了。

  与赵鼎同列“五公”的胡铨则要比赵鼎本人开朗很多。自从胡铨登岛过澄迈买愁村“买愁”之后,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贬谪之地的风土人情,后来,奸党既除,胡铨也再得重用,可是谪居海南的时光令他难忘。乙未年春节,胡铨与友人聚饮,酒后,漫步月下灯里,也许是灯影的摇曳,使他仿佛回到了在海南度过的数个元夕,顿有恍如隔世的感觉。胡铨想起了曾经和自己一样旅居海南的老前辈苏东坡,便用苏东坡在儋州时新年所作诗歌中的韵写了一首诗,诗中有云:“开怀对酒祛愁破,缓步看灯踏月归。万里投荒真细事,频年不得戏莱衣。”旧事重提,胡铨并不觉得尽是苦涩,只是难忍数年与父母的分别。

  其实,哪里有什么“伤心地”,只是有“伤心人”罢了,相比赵鼎,胡铨显然心态要好得多,胡铨深得苏东坡“此心安处是吾乡”的真传,在海南时也颇有政绩,深得琼崖百姓尊敬。

  儋州东坡“只鸡斗酒定膰吾”

  要说苏东坡的“此心安处是吾乡”可不是说说而已,与其他的谪臣不同,苏东坡来到海南之后一如既往的乐观豁达。一次过年,苏东坡应儋州士子的邀请,夜游儋州城,遂有能与《记承天寺夜游》齐名的《书上元夜游》:

  “己卯上元,予在儋州,有老书生数人来过,曰:‘良月嘉夜,先生能一出乎?’予欣然从之。步城西,入僧舍,历小巷,民夷杂揉,屠沽纷然。归舍已三鼓矣。舍中掩关熟睡,已再鼾矣。放杖而笑,孰为得失?过问先生何笑,盖自笑也。然亦笑韩退之钓鱼无得,更欲远去,不知走海者未必得大鱼也。”

  苏东坡来到儋州之后深得当地父老爱戴,即便是过年,本地人也没有忘记这位为儋州带来中原文化,开海南千古文脉的著名词人,他们念及苏东坡一家初来乍到,便邀请他一起夜游。新年毕竟是新年,苏东坡看到了一个与平日里完全不同的小城,汉族人和黎族人街道上摩肩接踵,平时不多卖的肉和酒此刻也随处可买。回到家里,看到已经熟睡的家人,苏东坡不禁哑然失笑,自己去夜游,饱览儋州风光,而自己的家人未去,却得了一夜的安眠,究竟哪个是得,那个是失呢?

  苏东坡谪居儋州三年,可以说是自得其乐,每逢年关,总要酿一些自己爱喝的天门冬酒,酒成之日,往往也是他诗成之时,苏东坡有诗咏酒曰:“自拨床头一瓮云,幽人先已醉浓芬。天门冬熟新年喜,曲米春香并舍闻。菜圃渐疏花漠漠,竹扉斜掩雨纷纷。拥裘睡觉知何处,吹面东风散缬纹。”距离新年还有十几天,新酒恰恰在这个时候成了,此时的苏东坡因为身体情况和经济情况已经戒酒许久,但是看到这坛自己酿成的酒,他还是不顾一切地痛饮了几杯,借着酒劲,随处一躺,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葛天氏之民”吧。

  新年是个好日子,苏东坡趁着酒意,把平生情绪一起往外翻涌,有时候一写就是好几首,苏东坡索性不给它们取题目,只是称之为“纵笔”,“寂寂东坡一病翁,白须萧散满霜风。小儿误喜朱颜在,一笑那知是酒红。”“父老争看乌角巾,应缘曾现宰官身。溪边古路三叉口,独立斜阳数过人”“北船不到米如珠,醉饱萧条半月无。明日东家知祀灶,只鸡斗酒定膰吾。”虽然被贬海南,但是有酒有肉,有儋州父老的盛情款待,夫复何求?怪不得苏东坡临离开海南之时要自称“我本海南民,寄生西蜀州”了。

  岑徵倒卧繁花深处,汤显祖且行且歌

  海南风光与内地迥异,自古吸引游人无数,琼崖二州自苏东坡大力促学之后,也出过不少饱学之士,他们在新春时节为海南留下的诗作则与那些贬官谪臣有着截然不同的风貌。

  宋代曾丰曾经在海南为官,新春之际,作有《元日海南试笔》一首,诗云:“南荒春较早,上朔日常暄。陡地风声恶,连天海气昏。夭桃与其媚,旨酒即之温。摸索吾胸次,熙熙自一元。”这首诗写出了海南新年时节仍然温煦如常的情景。明代岑徵,南海人也,生于明清交叠之际,一生不仕。岑徵曾经生活在粤西,并来琼州游历过。某年春节,岑徵正好在海南,与三位本地诗友相聚,并留下了诗篇:“韶华荏苒岁方新,相对城南莫厌频。故里虽遥忘作客,广文强半是交亲。青云任奋天池翼,白首重逢海国春。到处春盘供苜蓿,深杯聊醉落花辰。”不管是否是故乡,有花,有酒,有朋友,岑徵深感琼州风物之美好,不由得多喝了几杯,倒卧在繁花深处。

  明代万历十九年,著名剧作家汤显祖被贬徐闻,很多人因此心灰意冷,而汤显祖却显得兴致勃勃,因为徐闻过了海便是海南,而海南则是汤显祖心中向往已久的地方。汤显祖到徐闻之后,料理完杂事,便迫不及待地跨海来到海南,全然忘记了此时已经是腊月末尾,转眼即将过年。汤显祖对海南的一切都很感兴趣,在与他人交谈之间,以诗的形式记录下了一些海南春节前后的风物,其中有一首诗写道:“江西水絮白轻微,残腊天南正葛衣。见说先朝曾雨雪,槟榔寒落冻鱼飞。”原来以温暖著称的海南也曾经冷过,并且下过雪,汤显祖饶有兴致地将其记录下来,这也为后来人研究海南气候的变迁提供了线索。汤显祖心仪海南是因为其在南京的时候,顶头上司就是海南人王弘诲,王弘诲一生为海南文化发展费尽苦心,遂有“奏考回琼”的义举,有一年春节,王弘诲听到门口车马喧嚣,便出门查看,发现是族中晚辈要赴京赶考,王弘诲遂即赠诗曰:“门前车马客,驾言赴帝京。帝京欲何为,贡选随群英。韶华初献岁,芳草媚王程。维时当春祠,萃涣集幽明。”新年之际,王弘诲仍不忘勉励读书人,夫子之心,昭昭可见。

  转眼间,春节就要到了。留在海南过年的人们不妨追寻先贤们的足迹,趁着假日饱览一番琼崖风光,也许,趁着春光美好,我们也借着喜庆的气氛写出一些佳作来呢。

相关新闻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