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文明网首页 >> 海南文化
300多件文物 望见海南历史
发表时间:2020-12-23 来源:南国都市报

明代青花瓷

明代青花瓷

熊猫牙齿化石 (省博供图)

陶脚模 (省博供图)

桥山遗址圈足盘

汉代铜釜

西汉官印 (省博供图)

明代青釉褐彩花卉纹四系列瓷罐

石器时代物品

12月22日上午,“海南稽古 南海钩沉——海南考古七十年”在海南省博物馆开幕,采取线下展览和线上直播的方式,全方位为观众呈现海南考古70年历程。本次展览共展出文物300多件,分三个部分:海南历年考古工作,海南田野考古以及南海水下考古。

  省博物馆馆长陈江介绍,省博物馆举办这个展览,旨在梳理海南考古的发展历程,带领广大观众从遗址,文物背后的故事去解读海南历史。

  该展览由海南省博物馆和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主办,展览时间从2020年12月22日至2021年3月20日,广大市民可免费到省博物馆观展。考古成果背后,有哪些有趣的故事?来听文物考古工作队的专家“说古”。

  昌江信冲洞古生物化石点

  40万年前 海南曾是熊猫的乐园

  啥?海南曾是熊猫的乐园?不相信吗?看看被摆在展厅醒目位置的“熊猫牙齿化石”吧。

  “熊猫确实在海南住过,它是通过华南大陆到达海南岛,这也证明海南和大陆原来是连接的。”海南省博物馆馆长陈江介绍,熊猫牙齿的化石可追溯到40到60万年前,当时海南相对温暖,比较适合物种繁衍。同时被发现的还有巨猿,中国犀等十多种哺乳类动物化石。巨猿牙齿化石的发现,在海南属首次。该化石点位于昌江七叉乡的信冲洞内,于1995年被发现。

  东方江边乡老村遗址

  3000年前 海南人就很爱美

  在新石器时代,海南人就有“美”的概念。在东方江边乡老村遗址,有一个5000平方米的石器加工场,这里除了批量生产实用的工具,还生产饰品。“你能想象得到吗?沿江几公里长,满地都是石器,随手就能捡到文物。”海南省博物馆考古部馆员寿佳琦第一次看到老村遗址时非常震撼,该遗址的石器数量非常丰富。

  在出土的石器中,除了石斧,石凿等石器,还有一个长得像螺母的圆环。“我们判断应属于装饰品,有可能是耳环耳坠,我们推断和古代海南人对审美的需求有关。”寿佳琦认为,这可以说明,至少3000年以前海南人对美已经有很高的追求。

  定安县衙遗址

  “风油精瓶” 竟是古代奢侈品

  看起来像是风油精的瓶子摆放在博物馆的展柜里,这是定安县衙遗址出土的琉璃瓶,放在古代还是奢侈品。

  “我们也觉得这很像常用的驱风油和风油精,瓶子都长得一模一样。”2011年,海南省博物馆文物考古工作队副主任何国俊在定安明清县衙遗址中发现了六七个小小的琉璃瓶,瓶子做工精细。海南盛产沉香等名贵香料,何国俊和文物考古工作队一起推测,琉璃瓶应该是放香料或是药品,香油之类的外用物品。

  琉璃和香料都是古代的奢侈品,什么人能用到它?“在县衙里发现的,可能是知县或是他的夫人使用的物品。”何国俊推断,香料瓶应该是有钱人使用的奢侈品。

  陵水桥山遗址

  “海南第一脚” 孩童陶脚模

  从旧石器时代走到新时期时代的展区,陵水桥山遗址出土的10厘米长,5.3厘米宽的陶脚模十分吸睛。

  “陶脚模是在一片陶片堆里发现的,当时脚印的周围有很多泥巴,初步清理后发现竟然有个掌纹。”寿佳琦介绍,在掌纹的背面,是一个约一周岁孩子的脚印。寿佳琦猜测,有可能是大人正在加工陶器时,孩子无意间踩过,印上去的;也有可能是父母为了给孩子留下纪念做的艺术加工品。

  该陶脚模是近5万平方米的桥山遗址中发现的唯一一件,也是国内仅有的陶脚模,十分珍贵。“这件陶脚模可以说是‘海南第一脚’,我们可以说它是很幼稚的脚印,也可以说它是一个很古老的脚印。”寿佳琦说,这个脚印或许是研究古代海南人和现代人生活方式的突破口,还能研究人类体质的发展变化。

  乐东志仲镇

  农民挖橡胶树坑 捡到西汉官印

  1983年5月,乐东黎族自治县志仲镇谭培村农民在挖掘橡胶树坑时,捡到一银印。该印为银质,呈正方形,厚0.8厘米,边长2.4厘米,通高1.9厘米。印面阴铸白字小篆“朱庐执刲”,印文工整严谨。印钮高1.1厘米,类似兽首蛇身,头微扬,通体布鳞,尾部作须纹,呈曲身爬行状,无穿。

  根据考释,“朱庐”是地名,为汉元帝初元三年(公元前46年)罢珠崖后所置县,属合浦郡。“执刲”是爵位名。此印是西汉朱卢县执刑律之官印,系汉王朝对有功的朱卢县军政首领钦封时的赐印,充分说明了中央政权对海南岛的管理与统治。它是海南发现的年代最早的一枚古代官印,是研究汉代海南历史地理和政权设置的重要实物资料。

  落笔洞遗址

  出土石器200余件

  “三亚落笔洞遗址的发现和发掘,填补了海南史前文化发展演变的空白,为研究海南岛早期人类活动,特别是新旧石器过渡这一重要阶段提供了出土材料。”寿佳琦称,落笔洞遗址位于三亚市东北荔枝沟镇落笔村东,是一处天然的石灰岩洞穴。经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考古发掘,在洞穴中发现用火遗迹。出土石器200余件和一批骨,角,蚌器,石器中发现少量局部磨制的穿孔石器。

  南海水下考古

  “华光礁Ⅰ号”沉船 多件文物展出

  南海水下考古充分展示了“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文化特色,也体现出中国南海海洋文化底蕴的重要象征。南海水下考古工作分为岛屿考古调查,水下考古调查两大部分,本次展览介绍了西沙群岛,南沙群岛的考古调查与发现,并展出多件“华光礁Ⅰ号”沉船,珊瑚岛Ⅰ号沉船等遗址的出水文物。

  首次西沙群岛考古调查于1974年和1975年进行,广东省文物管理部门组织专业人员对西沙群岛先后进行两次考古调查,在永兴岛,北岛,南岛,金银岛,南沙洲,北礁等11处岛礁采集到一批陶瓷器及汉至明代铜钱等遗物。

  “在广东和海南西沙群岛海域进行水下考古调查,发现一批岛屿遗物点,水下遗物点和沉船遗址等。”该展览策展人员介绍,“华光礁I号”沉船遗址于1998年在西沙群岛水下考古调查中发现,华光礁1号沉船是我国目前在远海发现的第一艘古代船体。沉船被发现时,保存较好,结构基本清晰,船体覆盖面积约180平方米。沉船出水文物近万件,陶瓷器占绝大部分。

  明朝时

  海南就有“负面清单”

  一块并不起眼的石碑被放在展馆正中间的位置,这是在琼海市潭门镇潭门港发现的《两院禁示》碑,全文共计109个字,是海南海运和海上贸易的见证。

  在史料记载中,明朝自隆庆开关以后,大批商人携带着丝织品,棉织品,瓷器等商品,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运送到东南亚国家,在那里从欧洲商人手里换来大量白银。《两院禁示》碑真实反映“隆庆开关”后,明朝政府放松海禁政策,大力发展海外贸易的历史。“碑文中对驾船到海南经贸的各省商贩,船只携带的物品和停靠时间做出具体要求,还提及相关处罚。”何国俊介绍道,碑文上规定当时来海南的船只须取得准许,并接受相关人员来的检查,交纳赋税后,才能离开海南。

  “碑文中提到的禁止事项,就像是现代商贸往来中的‘负面清单’,这也是海南在发展中古今共通的一个点,很有意义。”何国俊说,该石碑的保护意义不在于它的材质,而在于碑文上的内容。在历史记载中,对海南海上贸易禁止的律法没有具体详细的记载,这块石碑是对明代史料的一个重要补充,也为海南在“海上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地位提供有力的历史佐证。(记者 谭琦 周静泊 陈望/文 汪承贤/图)

相关新闻
Baidu